好友便炮友 (1)

大学毕业后,我一直没有找到工作,但又不愿意回到家乡的小县城。 我只是在这个城市漂泊,靠着在电脑公司工作维持生计,花了很少的钱在郊区租了一个房间。 ,每天就这样胡闹。

一个人生活挺无聊的,而且我工作的公司生意也不是很好。 每天帮人家装电脑,去他们家修电脑,晚上就回到我租的小房子里睡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人也胖了一些(我大学时就有标准身材了),我觉得这样下去不好。 一个中年男人这么年轻身材就不好了,所以我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

每天下班回到家,我都会到外面去逛逛。 时间长了,我和邻居们也熟悉了。 在他们的盛情邀请下,我迷上了麻将,经常去住处附近的棋牌茶馆打牌。

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每个人都在赌博。 我住的附近开了七八家棋牌茶馆。 每个人都做得很好。 里面聚集了很多男女搓麻。 就是这样的场景。 多么壮观啊! 而且一般喜欢打牌的人都有固定的场所。 我经常去的那个地方几乎每天都挤满了同样的人在那里玩耍。 随着我的往返,我成为了这里的常客,并与其他人变得熟悉起来。

有两个女人经常一起打牌。 其中一个名叫段。 她大约35岁。 她个子不是很高,皮肤白皙,眼睛又大又亮,女人味十足。 她的家人拥有一家录像带租赁店。 她是一个天生的麻将迷。 她让丈夫经营店铺,每天自己打牌。 她经常和我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我们很熟悉,所以我叫她段姐。 另一个姓王。 她比段姐大两岁,个子也更高。 她个子挺高,有些胖,不过皮肤比较黑,声音也挺大,看上去有点像黑帮。 她和段姐仿佛是某种铁杆姐妹。 她已离婚,与一个上中学的女儿住在一起。 她经常来给段姐做媒。 。

当时我只有22岁。 我长得漂亮,牌子也好,所以很受女人欢迎(这不是吹牛)。 段姐和王姐经常带我一起去打牌。 有时他们饿了就会和我打牌。 让我出去办事,买点吃的。 一往来,我们的关系就变得很好,无话不谈。

好友便炮友

大家都知道,打牌是要互相交谈的,没有人是低着头专心打牌的。 和她们聊天的时候,我发现这些已婚妇女说话都挺开明的。

有时她说的话让我心跳加速。 段姐曾经开玩笑地问我是不是一只鸡。 我无法抗拒。 我的脸涨得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段姐和王姐咯咯笑起来。 然后,段社姐对王姐使了个眼色,说道:“小鸡是很好的补充,你已经空了很久了,就拿吧。” 姐姐

王笑笑道:“我想拿,但他们可能还不愿意。” ”段枫问我愿不愿意,我不明白,就半开玩笑地说:“我要你们两个一起接受我!”段姐和王段很高兴,段姐说:“ 只有你。 你的身体能承受吗?”

我觉得和这些成熟的女人聊天比在学校里和女同学聊天有趣多了。 我激动得弟弟都勃起了。

夏天,城里很热,晚上睡不着,就在棋牌茶室消磨时光。 正好那天晚上王姐去给女儿开家长会,我就和段姐还有另外两个人一起打牌。 晚上11点,两人损失惨重,决定不再吵架。 段姐赢了几百,心情很好,就叫我和她一起去小野。 我们来到河堤边,点了一些烧烤和啤酒。 坐下来慢慢吃,凉风习习,令人心旷神怡。

聊天时我问段姐,你老公对你每天加班有没有意见? 段姐笑道:“我们都是老夫妻了,你还有什么意见呢?” 然后她笑着看着我说,再正常的婚姻生活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当时我已经把他们训练得很放松了,所以我笑着说:“嗯,你不痛苦吗?” 她说是啊,她都快当尼姑了! 我说尼姑还有胡萝卜,你有吗?

段姐听后哈哈大笑,捏着我的手说:“胡萝卜现在在哪儿?给我找一根吧!” 当时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我以为要发生什么事,所以我就因为喝醉了才勇敢地说出来。 “我身上有一颗,你想要吗?”

段姐不再说话,环顾四周。 她见其他顾客没注意,就低声问我:“有安全的地方吗?”

我激动得双腿都在发抖。 她的语气软了下来,急忙说道:“是的,就是我租的房子,我一个人住,没人打扰我!”

推荐:好友便炮友 (2)

热搜词:h小说性奴小说